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散文 >> 内容

流年易转,芳华依旧

时间:4/22/2014 11:01:10 AM 点击:

 

我曾在最深的红尘里打马而过,带着不可言说的理想信马由缰的驰骋在自己的王国,一个人漂浮在属于自己的夜空,仿若一刹花火,绚烂至极又归于寂寞。

------题记。

我不是张爱玲,却也曾有着类似的天才梦。幻想着某一天也会成为文字的信徒,每一笔,每一个字都代表着今生最浓重的情。我喜欢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被外界打扰,在每一个失眠的夜晚,我都会远离人群,独自一人怀着某种心情,落魄而又潇洒的走在明月为我洒下的清辉小径,在某个不经意间会突然想起一个人,想起她的容颜,怀念一段与她有关的岁月。我有时无端的狂笑,有时却又马不停蹄的忧伤。稍作停歇,旋即策马奔向另一个属于我的国度,在那里有一个与我相逢的孤岛,那里是我的乌托邦,住着我最最慈爱的母亲,深爱我的妻子和虔诚的子民,当然也有我同样深爱着的用血泪加冕的王冠。在这里我是理所当然的国王,每一粒尘埃的起落,每一片树叶的荣枯都与我有关。

不是每一个孩子都能成为天才,也不是每一片麦田都承载着芳香轻盈的梦。 可我依旧这样真实的存在着,尽管往事如潮水奔流不返,但我始终相信那些曾经开过的花儿未曾真正的凋零,它们一直开在我的记忆中,等待着我用灵魂去将它们唤醒,因为它们早已融进我的血液,长在我的心海,哪怕有一天我的肉体早已腐烂,它们也会汲取我身上的养料,完成生命中最后一次的绽放,当某个过路的人从我的坟墓旁经过,是否会感到一丝惊奇?那一朵朵小花分明是我的记忆,写满我的人生,有谁会分辨出哪一朵是我流出的眼泪,哪一朵是我深爱的人亲吻我时留下的唇印?长眠于地下的我是否也会惊扰鸟儿的幽梦,是否也会聆听蟋蟀的歌声?当这一切早已毁灭,我的灵魂又该何去何从?有谁会在不经意间将我记起,某年,某月,我拥有过多少曾经?

我曾无数次拿起削好铅笔,同时又紧握着橡皮,不知道应该将哪些岁月记下,又该将哪些年华抹去?走过的曾经有多少是真,经历的流年又有多少是假?那些真实的美好被我永远的刻在岁月的岩石上,历经着风雨的侵蚀却不曾删减,那些深刻的伤害被我留在柔软的沙滩上,随着潮水奔流到海不复回。当千帆过尽之际亦或转身沧海之时,岁月的苦涩早已将我摧残得疲惫不堪,到那时似乎只能依靠咀嚼回忆度日,几度深思便觉只有人间情爱与笔砚茶禅才是我疲惫过后可以得到暂时休憩的港湾,因为在那里可以躲避世俗的风高浪恶,在那里有母亲慈祥的笑脸与诗歌纯洁的韵律,因为只有在母亲的怀里和诗歌的国度我才能成为一个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国王,只有在那里我才能做回真正的自己。不必担心任何的伤害,无需以假面示人。

微风轻轻的浮动,一粒世俗的尘埃落入我的心湖,荡起的涟漪如往事一般四散开来,一圈又一圈,直到消失不见。活在尘世中的我显得过于平凡,经不起岁月的熬煮,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也曾虔诚的像一个清教徒,渴望在上帝面前为自己开一方心灵的净土,种上半亩芳莲,修炼一颗纯净舒朗的心,将它经营得澄澈洁白,纤尘不染。我也曾在佛前苦苦的哀求,哪怕来世要用种种的痛苦偿还,也要拥有今生这段如莲般温婉舒暖的时光。我去也曾许下最真诚的愿望:愿曾经的错与伤统统散去,那些伤害不再回来,有过的温暖藏于心间,只需记得那些点滴的感动,至于那些深刻的伤害就随风逝远,永不怀念。我不知道这样的人生算不算得上是一种成功,但我知道它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梦境。

流年依旧在不停的辗转,那些芳华也存于心间不曾离散,早已成熟的我却像一个孩子一样躲在梦里不愿出来,痴迷的做着那个乐此不疲的梦:任此心随着大海澎湃,伴着风暖睡着,在某个沙滩或者某片麦田上暖暖的写下我的诗行,待到渔夫或是农民劳作归来,也会为那一首清新而忘记疲惫与心酸……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美国自由信息网 - 生活频道(life.us0704.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US0704@qq.com 站长 QQ:1405715328 Powered by 美国自由信息网
  •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通知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