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微小说 >> 内容

花香深处,我静静的想你

时间:5/15/2014 6:45:45 PM 点击:

 

    

  舒芳,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油菜花又开了呀!

  舒芳,你想起了吗?你还在想吗?那些发生在油菜花田里的少年故事!

  舒芳,你看那,那一川油菜花如一匹锦段,象是仙女们在一夜之间捕上了一块绚丽的地毯;环顾四周的山坡,那一坡一沟的油菜花如一个环绕山川的大花环,装饰了整个山川峡谷,更象一个舞女熟练的挥动着彩带,为春天的到来跳着欢快的舞。

  油菜花的盛开,就象我们的青春年华,激情张扬,蓬勃向上,大气而奢华,还充满了对世界一切花卉的霸气,如同少年的我们敢于冷视世间的一切有违我的事物。虽然充满了霸气,但是她也是令人向往的,是充满了希望的。没有哪一种花的盛开能与油菜花的那样铺天盖地,那样广葇无边;那样香遍每个村庄,香遍山川河流,香遍世界,香遍宇宙,香透每个人的心脾。而对于我们来说,油菜花的香不仅香透了我们的记忆,还香透了我们那个美丽的年华。

  于是,每到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我的心,我的灵魂都会随着那铺天盖地的花香回到那个美丽无忧的年华里,纵然是漂流他乡,天漄流浪。

  而随着铺天盖地的橙黄色的油菜花的开放,随着那弥漫整个宇宙的油菜花香,从记忆的远方,从花香的深处,你就会象清晨纱雾中一枝临露待放的白合花,随着山岚雾气的渐淡渐散,你就会清晰的开放在我的记忆里。你那时柔软顠逸的长发,你那时清脆悦耳笑声,你那时青春美丽半含羞的粉脸,总爱用一双美丽温情的大眼睛半羞半嗔的斜视着我,然后对我调皮的一笑,脸上会不自觉的开着两朵粉红的小桃花,一对小小红红润润的嘴唇轻轻一咬,露出几颗小白牙,假装不再理我。

  那是油菜花开的正旺盛的季节,一天上午最后的一节课。那天因为你和尹明英不知为什么吵架了,而且还吵得很凶。班主任知道后,为了让你们俩和好,所以就在全班同学会上要你们彼此认错,握手言和。可是你们谁都不听,谁也不想先喊谁,不肯主动认错。于是班主任就生气了,把你们罚出教室,站在外面的一个洗衣台上。即使是这样,你们俩那次也是没有和好的,最后下课时班主任再次罚你们俩写了检讨。

  

  年华如诗

   

  二月春风里,油菜花就象一个成熟的少女,无时无刻不在散发出她特有的魅力,大地也象一个正值青春妙龄的姑娘,使出她的各种化妆术,将自己装点得美丽动人。太阳总是照得人暖阳阳的,各种蝴蝶象一对对热恋的情侣,成双成对的在满山遍野的油菜花中谈情说爱;蜜蜂就象一群群淘气的小孩子,把无边无垠的油菜花当成了撒娇的玩具,总是爱不失手;更象是一个个春心萌动的小伙子,一朵朵油菜花都成了他们狂热追求的姑娘,整天在她们的耳边不停的说着害羞的情话。而那时的我们,在这样美丽的季节里,每到阳光明媚的中午或者是下午,我们就象是一群出了笼的小鸡仔,扑棱着一对小翅膀,迈开两只小腿,就冲向学校下面的那条小河边去玩耍。、

  初三的我们,在玩的时间里,已经有自己的投缘和性格相符的朋友了,不再是和谁都能玩的小学生了。特别是在对待异性同学上,心里是很想也很乐意的去接近异性同学,但是在行动上却又不敢,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悄悄地有意识的去接近自己想要接近的异性同学。

  那天中午,我和吴洋波一同到河边去玩。吴洋波是个学习狂,所以他不论什么时总是会拿本书在手里,不是坐在河边的石头上就是趴在河堤边认真学习。而我呢,却是一个典型的遐想派,从来不会在玩耍时带上书,却爱坐在草丛里望着天空发呆,蹲在小河边对着河水不知所以的看,要么就在暖阳阳的阳光下睡太阳觉,反正是逍遥自在的性情。

  我和吴洋波到了小河边,玩了一会后,就各自进入自己的乐园了。吴洋波就在一块油菜田埂边坐下看他的书了,我就开始延着河堤去寻找我的竟外触动了。放眼广葇田野,一川橙黄色的油菜花,让小河也流淌着花香,让原野弥漫着香雾,让村庄也飘荡在油菜花的香薰里。而我对花草敏感的少年心事,也在这油菜花香的萦绕中被搅得如同在花田中飞舞的对对蝴蝶,平时对文学的忠爱也在这样的季节,这样的时刻而萌动着,平时看过的琼瑶的小说里的浪漫故事情节,也在这开始萌动的少年心里,借着油菜花的开放而找到了环境的烘托。仿佛自己就是那故事中的主角,站在这浪漫的花海边等侯她的到来。

  走到那块被一条水泥沟渠而分割成两块的油菜地边,我心有所触的停了下来。我悠闲的坐在水泥沟渠的边上,被太阳晒得有些热乎乎的水泥沟渠让我坐在它上面感觉到一阵舒服。渠道里有小小的水流象一条刚刚出洞的灵蛇,从我脚边静悄悄的爬行而过。一些油菜花的落英漂浮在小水流上,就象这条灵蛇刚从油菜花里穿行而出。得益于这条灵蛇的联想,于是我也就有了想顺着沟渠进入油菜花的花香深处,寻一方宁静的空间和想象中的意境。

  沿着沟渠往花田的深处控寻,走到花田的尽头,是道有三米多高的土坎,因为正值早春,坎上的野草都带着希望的嫩绿,有少许地胡芦花一束一束的开在土坎上,白白的,很是漂亮。我的心事并不在这些花上,我是想领略这高过我们一头有余的油菜花和这土坎与水泥沟渠所构成的那种深远幽静。于是我就顺着水泥沟渠的转弯继续向花香深处寻觅。正午刚过的太阳照在沟渠上,给人神清气爽的感觉外,仿佛把那满田的油菜花香都漫漫的薰烤而出了,一缕缕的油菜花香就如同点燃的蚊香从那花朵之中冉冉升起,漫入我的鼻孔,香透了整个心脾。

  沿沟渠转过一个弯,水泥沟渠就是依着土坎的弯曲地势而修筑,象一条白白的绸带弯弯曲曲的向前延深着,更加给人一种曲径通幽的感觉。再转过一个小土弯,莫然间,你就突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应该说是我撞入了你的世界。你那一刻正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沟渠上,手里拿着一束地胡芦荟花静静的象是在想着心事。你那天是穿的一套学样发的那种刚买的校服,绿色的运动服,两腿外缝有用红白黑三条布做成的彩带连接着,衣服两袖也是那样的装饰。这样的服装让本来就是长跑运动员的你更加修长而苗条,一束乌黑如绸缎般的秀发披散在背上,美丽粉白的少女脸上带着些许的感伤。你那天可能是因为上午刚被老师罚站的原因吧,所以心情不好。那一刻你可能正处于被罚的伤感中,所以对我的到来你竟毫无觉察。由于平时我们两的友好关系,所以在你面前我没有象在其她女生面前那样拘束,反而更多的是有一种渴望与你在一起的愉悦,我也知道你很喜欢和我一起说话玩耍,因此我就一点也不犹豫的继续向你走近。

  想什么呢?舒芳!这样问时,我已经站在了你的身边。你转过脸,望着我,微微笑着,然后轻轻的说:没什么,只是心里有点不高兴。我一边坐在你坐的沟渠的对面,一边对你说:你们也真是的,不就一点口角吗,班主任叫你们和好,你们却还那么犟。一说到你和尹明英吵架的事,你又激动了,你望着我说:就是不和好,谁叫她说话那么过份呀。我继续劝说你:你们平时关系那那,有必要为一点小事闹得如些深仇大恨吗!我很想知道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于是我就追问你:你和尹明英到时底是为什么吵架呀?你没有回答我,但是我看见你脸上飘来两朵红霞,你望着我好一会,然后有些羞涩转过脸,说:就不告诉你!随既你轻轻的咬着嘴唇,斜斜的望了我一眼,给了我一个强忍着的羞笑。于是我似有所悟的开着你的玩笑问:哈哈,看你那表情,不会是因为关于早恋的问题吧?这一问给你惹急了,你对我恶很很怒道:你要死呀,没一句好话!说完把你手中的那束地胡芦花对着我扔了过来,一边站起来向花田的外面走了。一边走一边说:本来想听你的安慰,谁知你这么坏死了。不和你玩了,要不然真被同学看见了,又要乱叫舌头的。你就在这儿,让野猫子把你咬死算了,免得你乱说坏话。

  我知道你不会真生我的气,所以也就没有紧张,倒是开心愉快的看着你沿着弯曲的渠道向花田外面走,还幸灾乐祸的在后面来一句:谁叫你不告诉我事情的原因呀!看着你消失在土坎的转弯处,我也准备站起来追你了。一低头,却发现你铺在堤上的一块方手绢落下了。我拾起你落下的方手绢,拿在手中愉悦的观看着,从手绢上散发出缕缕的清香,不知是你那时少女的体香呢,还是这油菜花的香。总之,这小小的方手绢,让我那时的少年之心有了一些隐隐的心事,在春天里油菜花盛开的季节而开始萌芽了。

  我也沿着沟渠跟着你往外走,转过那道小土弯,让我心里一阵高兴,心中对你朦胧的感情又浓了一点,我们之间的情感在那一刻又得到了一次升华。因为你并没有因为我的过分玩笑话而离我而去。你就在我的一弯之隔处的土坎上找寻着什么。见我跟了出来,你象是没有发生过刚才我们之间的玩笑话一样,你一边找一边自顾自的说:你看到没有,毛草根发了,好嫩好好吃哟。哟,原来你在拔那种小孩子特别喜欢吃的那种毛草根呀。于是也就跟在你的身边一同拔那象刺猬毛一样的毛草根,并削了几根含在嘴里咀嚼着,甜甜的。但是,那种甜甜的味道已不再是遥远的童年味道了,是一种刚刚萌芽的少年情怀味道,这种味道是因为当时身边有你的原因,才让我把童年的味道和少年的味道分别开来。

  你拔了大大的一把毛草根,而我只是跟着你好玩而已,只拔了几根拿在手中。当我们两从油菜花香的深处走出来时,发现吴亚玲和吴洋波正坐在河堤上说着话。因为同姓的关系,在那纯补的农村,在我们同样纯补的心里,他们二人是姐弟关系了,所以他们怎样亲密都不会惹来同学们的笑话。倒是吴亚玲见了我们从那花田深处走出来,她就乘机开起了你的玩笑,她对着我们一笑,诡诡地说:哟,你们二人真是找的一个好地方呀,怕我们看到是吧!你略为有些羞涩的红着脸解释:哪里呀,你不要乱说好不,本来是我一个人在里面想清静清静,谁知林灵果他也走进去了。平时不大爱说的吴洋波也乘机笑我说:哈哈,那是你们之间心有灵感了。你被他们二人这么一说开始有点急了,你装着有些生气的样子对吴洋波嗔怪的说:你们不要乱造谣嘛。随既你转身对我怨道:看嘛,都是你,哪里没有地方去呀,怎么就走进去了嘛,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我见你真急了,就对吴洋波和吴亚玲说:你们就不要再说她了嘛,她上午被罚的事都还没想通呢。于是他们才对你说了对不起,就和我们一起玩耍了。

  开始青春萌动的我们,在很多友爱面前已经有了一种自然而然的选择。比如那时我们四人本来是一起在河边玩耍的,可是玩着玩着就分散了,特别是在一大群男生女生一起玩的时候,多数时间就是先一起说说笑笑,最后就不知怎么的就分开了,好象有一种无形的排斥力。说到这排斥力,就会想起那时学的物理上的磁铁的两极,同学们就已经把磁铁的特性用在了同学的交往中,叫做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那时的小河边的我们就是这样一群初三的少年孩子,从校门出来的时候就象一群走在路上的小鸭子,叽叽喳喳的。一旦到了小河边,就象一群出笼的半大小鸡了,这儿一个,那儿一双,到处觅食。特别是这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我们一来到小河边,那小河两边都是盛开的油菜花,象一匹巨大的彩缎,在小河两岸无限延伸出去。我们这些少男少女们就三三两两的分散开来,在那油菜花田中的田埂上各自寻找自己的快乐。大多数女生们爱坐在花田边享受那油共花的浓香,也想着一些刚刚萌芽的少女心事吧。大多数男生们则喜欢在田埂上到处乱穿,惹女生们好玩,或者到小河里玩水。要是在太阳暖暖的中午,同学们就象那午睡的小猫咪一样,在河堤上,油菜花田的边上随意躺着睡觉,那样子看起来要多闲有多闲。有时候会闲得睡过头忘记了时间,当听到学校的上课预备铃响起时,同学们就象一群突然被从空中府冲下来的雄鹰袭击一样,争先恐后的尖叫着从油菜花田里急窜而出,嬉嬉哈哈的向学校跑去。直到此时,你才发现,原来很宁静的油菜花田里竟然蔵有这么多的“伏兵”。

  当吴亚玲和我们分开后,你就坐在小河边的油菜田埂边把玩着那幽香馥郁的油菜花,看着那一对对蝴蝶在油菜花丛中上下翻飞,追逐嬉戏,观赏蜜蜂在花间嗡嗡飞舞,仿佛你已经是一只蝴蝶融入那油菜花的海洋。我见你如此疾迷,就走到你身边认真的对你说:你这样看花的样子好漂亮,真想把你画下来。一个不经意的“漂亮”把你又说得粉脸飞霞,也让我自己的心开始咚咚的跳。你斜斜的望了我一眼,略为含羞的微微一笑说:好呀,那你画吧,我就这样不动,画好了留给我作纪念。但是,说是那样说,可是我画不出来。

  此时,虽然岁月过去了十几年,你那时对我那斜斜的一眼,那略为含羞的微微一笑,成了我心里永不退色的底片。

  那时候的我总爱在你身边陪你玩,其实并不是什么恋情的萌芽,纯粹是一种对你那女孩子的幽香感到一种特别的舒适。爱欣赏你的微笑,你那飘逸秀丽的长发,你的一切温情自然的样子。我怀着既想靠近你又不敢过于的走近你的心情,在离你几步远的距离上蹲着和你说一些关于去年元旦晚会的事情。我们又谈起了那次我和周红霞合唱歌曲的事,一谈到这件事,你就会后悔那次没能和我一次合唱的遗憾,总会带着渴望的心情向往能在毕业晚会上与我合唱。这成了我们单谈话时永远都说不完的话题,也是我们之间的情谊得到迅速发展的源泉,尽管现在,每当想起那时我们一起的谈话,都有一种没有实现的遗憾和幸福。

   

  早恋风波 

  

  其实,在很多时候,当男生女生单独相处时,女生往往要比男生表现得大胆自然的多,她会找到各种借口来消除那种单独一起的尴尬场面。

  比如那天我总是不敢向你更加靠近时,你却突然对我说:林灵童,你看,这是什么呀?你这样一问,我就自然而然的且又愉快的走近了你。原来是一个螳螂(我们当地叫它猴子)的蛹巢,一只只的小螳螂正从那蛹巢里爬出来,举着两只前爪子东张西望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你就用你纤细润泽的手指去惹那些小猴子,于是这个螳螂蛹巢成了我们那一刻最好的共同游戏。

  你用手抓了一只小螳螂放在手掌上观赏把玩,那小螳螂就象一个小矮人在你的手掌上做着各调皮的动作,你就象白雪公主一样训导着那可爱的小矮人。你用另一只手指不时的触碰你手心上的螳螂,嘴里还不停的喊着“投降”,“爬下”的词语,玩着那已经过去了的童年的你小游戏。我也依在你的身上,用手指不时的挑逗你那手掌上的小家伙,它会不知天高地厚的挥舞着前爪子向我进攻。你就会一边咯咯的笑,一边对着小家伙发号施令:抓,抓住这个大坏蛋。当那小螳螂进攻时,我就配合着向后撤手,你就会乘机调皮的用你的小手帮它打我,还高兴的说:大坏蛋,想跑呀!

  清香的油菜花香伴着和熙的春风将你的长发轻轻吹起,拂在我的脸上,颈上,让我浸泡在一种人生最美的想象与梦幻般的现实里。你少女的体香虽然是淡淡的,却比油菜的花香更能沁人心脾,还有些绕乱心神的作用,那是人生第一次感觉女孩子所散发出来的世间最美的幽香,一旦薰染,终生不忘。

  哟!不见了。你突然娇柔的说:小家伙还跑了。一边娇柔的说话,一边在你身上和油菜花上寻找那只小螳螂,可是却没有找到。快,再给我抓一只!你娇柔调皮的对我说。于是我就在那个螳螂巢上又抓了一只,轻轻的放在你的手心。当我的手指碰到你的手心那一刹那,又一种人生第一次的感觉从手指尖上传来。你的手心润润的,柔柔的,感觉有一种细腻滑滑的碰触感,那种舒适性能让狂燥的心立即平静如水,那种感觉就象从烈日炎炎的沙漠突然走进了凉风习习的山野幽谷,让人舒心入梦。

  正当我沉浸在你给我带来的无限遐想中,我不经意的转脸看你秀美的长发时。我发现那只丢失的小螳螂正在你背上的长发丛中散步呢。于是我告诉你说:那只猴子在你背后的头发上。你一听,马上就惊叫起来,你做出很怕的样子对我说:快点把它捉下来,我怕。并同时转身把你那长发披散的背对着我,不停的娇嗔的崔促我快点抓那小螳螂。

  我就用手在你如瀑布般的秀发间抓那只小螳螂。大概是因为第一次这样亲密拂弄女生的长发吧,心里有些紧张,所以抓了几次都没有抓住,反而让它穿进你的秀发深处了。我再想抓时,小螳螂已经钻进你颈部的发根处了。于是我就不敢再去抓了。你急着说:怎么呀,还不抓?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紧张的说:猴子钻入你颈子那儿了!你一听,却更加着急了,而且真的是有些吓得花容失色了。你更急的尖叫着说:那你还不快点把它抓出来,想吓死我呀。

  无赖之中,我就紧张的分开的颈部的秀发,去抓那只调戏你的小螳螂。谁知小螳螂一跳,又落在你粉颈上了,你也感觉到了,顿时吓得疆直着你的小粉颈不敢有一丝扭动,只发出有些颤抖的声音无奈的等着我抓那只调皮的小螳螂。

  我们正为着那只小螳螂在忘我忘物的战斗呢。这时突然从花田里传来惊讶的叫声:哇,谈情说爱呀,都摸起来了呀!这一阵惊讶的尖叫把我两从一场噩梦般的梦境中叫醒,我急忙收回了手,你也立刻站了起来。我们同时回首寻声望去,几个二班的男生一边取笑着,一边大声的说着话向另一边跑了。跑出了老远,还在乱叫:哇,林灵童摸舒芳了,林灵童摸舒芳了,林灵童摸舒芳了……

  这一连串的大叫,顿时就象一个春雷爆炸,把正在小河边和油菜花田里玩的同学们都惊动了,一个个就象居住在草原洞穴里的鼹鼠收到同伴的警戒信号一样,都抬起头不明所以的到处张望着。吴亚玲和吴洋波也被惊动了,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己经来到我们身边,用一种探询式的眼光看着我们,吴亚玲关切的问你:怎么拉?舒芳!

  此时的你已经被刚才的突然袭击吓得不敢说话了,眼里似有泪光在闪动。见此情景,吴亚玲就没有再问了,只是对你安慰着:舒芳,你不必去在意那几个坏家伙的话,那是几个二班最坏的学生,专门干坏事。她一边劝着你,安慰你,一边扶着你向学校回去。

  过了几天,我们两同时被班主任叫到了他的宿舍,语重心长的教导我们的同时,班主任也十分慎重的询问我们关于这次花田里的早恋风波。那天在班主任的宿舍,你被问得委屈的哭了,你也不回答老师的询问,只是一个劲的哭泣。最后还是我详细的对班主任讲明了整个事情的原因,班主任就没有再追究了,只是委婉的教导我们要认真学习,不要辜负了他对我们的希望。

  学校方面只要事情的原委一说清就没事了,但是在同学之间的诽议就没那么好平息了,关于我们早恋的事很快就在全校传开了。我们之间从前那种亲密无间的友谊也暂时被隔离了。你不再象以前那样无拘无束的在我面前说笑,惹我开心,故意逗我生气了;你也不再象以前那样天真无邪在同学面前拉着我的手撒娇了,若无其事的坐在我的位置上逼我给你讲数学题,强行抢我的日记本看我的日记,还当着同学们念上几段,让我很是不好意思,却又很是幸福愉快。

  事情发展到这样的结果,很是让我伤心。虽然我的周围不缺少女生的撒娇和笑声,但是她们的撒娇和她们的笑声代替不了你。从这次的恋情风波,我发觉我的生活里不能没有你的笑声。于是我就找各机会主动接近你,我想让你开心,也想在你的开心中给自己寻到快乐。

  那次事件发生没几天的又一个下午,我看见你和周红霞,吴亚玲几个女生一起又到小河边去玩,于是我就急忙到教室去叫吴洋波。可是他不去,我又跑到宿舍去找李敬祥,为的就是想与你一起玩,化解这次事件的不快。当我们追上你们后,周红霞和吴亚玲都与我们愉快的谈话,你也和李敬祥说话,可就是不与我说话。我主动的找你说话时,你只是回答我的话却再也不多说一个字,那一刻我感到非常的伤感。一起的同学知道我们的情况,但是又不知怎么为我们劝解。

  到了河边,你们三个女生就坐在草地上欣赏油菜花,我和李敬祥也与你们一起。那天你穿着一套黄色红花的莲衣裙,白色半高跟皮鞋,披散着一头秀丽的长发,静静的坐在橙黄的油菜花边,仿佛就是一束盛开的油菜花。渐渐地,小河边沿岸三三两两的到处都是走出校园的学生,自由愉快的畅游在这油菜花弥漫的小河两岸,象初春时节穿翔于林间的小鸟,叽叽喳喳的欢唱着。西下的太阳温暖的照在油菜花盛开的田野上,刚刚披上新绿裙衫的柳树象一个个温柔娴雅姑娘,静静的站在河堤边,偶尔有几只小鸟鸣叫着落在如你那秀发一样的柳丝间;小河里流淌着的河水清澈见底,偶尔有油菜花瓣飘浮在上面,随着河水的一起一伏,逍遥自在的奔向远方,恰如我们那一去不复返的少年时光。

  而离我只有几步之远的你,此时正一个人坐在一块干净的石头上,长裙伏地,两手托在膝盖上,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正若有所思的把玩着一条小方手绢,正是那天你匆忙走开时落下的那条小手绢;秀丽的长发从两边的脸庞倾泻而下,在夕阳下闪着幽香的莹光,更加衬托出你文静娴雅的少女诗意。这时你突然静了下来,挥动的手绢不动了,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脸上漫漫的绽放出开心愉悦的微笑。那一刻,我不得不被你的美丽所痴迷了,我就那样充满了幸福,充满了憧憬的看着你。就在这时候,一只白色的蝴蝶轻萦的飞到你的眼前,在你的手指尖试探的飞舞着,它起起落落的飞了几次,终于如一个梦,停在了你右手的小手绢上。你幸福甜蜜的微笑着,就象一幅童画。我忍不住的轻轻叫你:舒芳!却被你用眼神制止了,只给了我一个甜蜜的笑,笑得我好舒心

  正当你陶醉在那只蝴蝶带给你的童话梦里的时候,正当我幸福又憧憬的看着你的时候,意外又不期而致了。

  两口子,两口子……在小河的对面,又是那天那几个二班的坏学生在对着我两坏坏的取笑着。那几个男同学一边嘲笑地叫着:两口子,两口子……一边向河那端的桥跑去。虽然她们没有提名叫姓,但是我们都知道他们的坏心事。我担心的看着你,只见你托在膝盖上的纤纤玉手微微的一抖,那只一直停在你手绢上的小蝴蝶就轻萦的飞离了,在你的面前打了几个盘旋依恋的飞走了,很快的没入了馥郁的油菜花田里。你有些悲羞的看了我一眼,眼里似乎浸满了伤心的泪水,强忍着没有流下来,你痛苦的咬着嘴唇,一双秀美的凤目带着哀怨的眼神木木的盯着面前盛开的油菜花,尽管花众里蜜蜂嗡嗡叫,花朵上空蝴蝶翩翩飞,你却没有一丝的喜悦。你也不理我,自己一个人就闷闷的向学校走回去。望着你孤单悲戚的身影,我只是感到万般心伤却又无奈。我想方设法的想把我们的感情从新变得象这次事件之前的样子,可是那时的我们对这样的问题好象一点办法都没有。唯一想到的是,就是想冲过去对那几个破坏我们这美好感情的坏学生很很的揍一顿。

  见你走了,我也没有兴趣再玩了,也懒得去找李敬祥和周红霞他们了,因为我心里很是为你担心。当我快步追到当时小学的第一个操场时,我终于追上你了。你虽然知道是我在你后面,但是你并没有转身看我,也不向我打呼,依然低着头闷闷的走着,你那秀美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你的身后,好象是故意对我温柔的冷漠。我快步走到你的身后,有些胆怯的却又很兴奋的叫你:舒芳!你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就再也没有多说一个字。我也只是轻轻的叫了你一声,然后也不知该对你说些什么,以往那些随意谈笑的话题再也不会引起我两的快乐和笑声了。

  也许是真的太在意你的痛苦,更或者是为了让我们能象从前那样的相处,想听到你欢快的笑声,想看你在我面前的调皮样子,所以在心里想着各种有可能的方法。那天,终于能有和你说话的机会时,我会突然想到用转学的方法来逃避那些坏学生对我们,特别是对你的诽谤和伤害。你当时听了我的建议,郁闷的脸上竟然有了一点轻松的笑意,你轻轻的回答我说:可能只有这样了。继而你担心的对我说:我要转学的话班主任一定会批的,你的话可能就不行了——你是班上的特别培养学生呀!

  当时见你露出了发生这次风波以来的第一个微笑,也是第一次和我说话,我心里好高兴,好兴奋。当时我想,只要你能转学走出这个诽谤你的学校,我可以什么都不管了。

  当天晚上上自习的时候,我两就一起走进了班主任的办公室兼宿舍里向他说起转学的事。班主任刚开始听说我两要一起转学,一时竟然没有领会过来,还以为我们真的有早恋的问题,直到我们给他说清楚二班的几个坏同学故意嘲笑我的事情后,班主任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劝我们不要怕,只管好好学习,不要去担心那些流言诽语,还说明天就去找二班的班主任说明情况,叫他制止那几个坏学生的行为。就这样,我们的转学计划就放弃了。

  

  蔡老师的早恋故事

  

  一上初中,好象防止早恋就成了学校纪律中的一条明文规定。虽然在班上很少讲,但是每次在学校大会上都会慎重其事的大讲特讲,以示防范于未然吧。又因为涉及到未成年人的心理问题吧,所以对于早恋的具体处理上学校都是低调行事的,一惯都是学校和老师一起在私下里隐性处理,从来不会在大会上说的。也许正因为这样吧,虽然学校年年讲有人早恋,但是我们从来没有真正的见过早恋的同学,都只是听说而已。大概正是因为这种秘密的处理方法,所以让早恋风波看似无影自动,却总如海底暗流,一旦爆发就难以平息。

  就象我和你那次花田边捉螳螂的早恋风波一样,虽然在学校和班主任面前已澄清无事,但是暗地里在学生之间的风波却没有得到任何平息。比如在我们班上,有那些爱做恶作剧的同学会经常乘下课时把我两的名字一起写在黑板上。

  有一次,下午上第一节课时,我和几个要好的同学刚走进教室,同学们有的就幸灾乐祸的吃吃偷笑起来。当我走到自己的坐位上后,我竟然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周红霞担心的提醒了我,我才抬头向黑板看去。原来不知是谁在黑板上写着:林灵果喜欢舒芳。见到这样的恶作剧,我也顾不得看你当时的表情了,急忙冲上前去把那几个字用黑板擦擦去。同学们唱着上课前的预备歌曲。回到座位上后,我才侧脸对着隔桌的你看去。只见你伏在桌上一动也不动,长长的秀发从身后分散泻下,将你淹隐在发丝之中,好象是你不胜同学们的嘲弄,要把自己藏起来一样。实习英语老师——蔡老师走了进来,当她喊上课,我也叫起立后,你才懒懒的站起来,脸上挂着两行泪水,还在轻轻的抽泣着。蔡老师喊坐下后,她就问你是怎么回事,你却只是哭泣着不回答。最后是你的同桌蒋凤琼替你向蔡老师作了回答。听了蒋凤琼的回答后,蔡老师本来是要上课的,但是她突然放弃了上课,把书轻轻的放在讲台上,然后对你温柔亲切的说:舒芳,你可以坐好了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吗?可是你好象没有那份胆量好好的面对同学们,还是爬在桌上,还是轻轻的哭泣着。

  舒芳,我请你坐好,就当是给我一个面子,或者说是我请你坐好,把头抬起来,看着我,听我给你讲个故事,一个关于我自己的故事——好吗?舒芳!蔡老师再一次温和的对你说。你终于把头抬了起来,停止了哭泣,还用你那条我曾经拾起过的小手绢悠雅的擦着脸上的泪水。那一刻带泪的你真的象一枝带露的海棠,红红粉粉的脸,可怜楚楚的好让人心疼。蔡老师见你终于把头抬了起来,于是就温和的微微一笑,说:嗯,这就对了。我开始给你,给所有的同学们讲故事了,一个关于我自己的故事。

  蔡老师此时转身面对着窗外,望着远处的山,山上是一遍遍盛开的油菜花,把整个教室的窗户都映黄了,仿佛整个教室里都充满了油菜花的香。蔡老师静静的望着那满山遍野的油菜花,仿佛是进入了一个美丽的回忆,又好象是在酝酿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一样,在她那美丽温情的脸上,慢慢的浮现出两朵甜蜜涩涩微笑的羞红。蔡老师也不看我们,开始慢慢的讲述她那美丽的过去: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美国自由信息网 - 生活频道(life.us0704.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US0704@qq.com 站长 QQ:1405715328 Powered by 美国自由信息网
  •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通知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