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微小说 >> 内容

我的433故事——捡瓶子的女孩儿

时间:5/15/2014 6:47:57 PM 点击:

 

 

     风卷着天空中的云朵,以优美的姿态大片大片地蔓延过这个校园,掠过这个孤独的海岸。心间涌动的回忆,凝结在指间,任流年碎影在脑海无声地婉转流淌,轻拢慢捻静守岁月的风尘,弥盖年轮的途径后,只剩下图书馆外的那条黯淡小道,依旧人来人往——题记

  宛若花解语:

  2010年的一天,我依旧是那身招牌式的打扮,浅色格子衬衫,在阳光下虽然显得刺眼,却皱巴巴的可怜。下身搭配着一条已经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很不情愿地罩在淡蓝色的球鞋腰上。当然,双肩包是必不可少的,它几乎与我已经是形影不离,只是那浓浓的黑色,在炽烈的阳光下,挂在我的背后显得那么不协调。那时的我,除去张扬的气场和夹杂着笔墨气息的两极,就只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叫心。

  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我顿了顿脚步,微微抬了一下头,看着一片片舒展的云无奈的叹了口气:“大学里期末的日子真难过呀。”正当我发出这样的感慨时,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震得我大腿发麻。很不情愿地拿起电话,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

  “嗯。心,是这样的,今天晚上再出五篇校园新闻吧,最近学校追得很紧。”电话那头又响起了熟悉而又令人厌烦的学生会主席的声音。

  “好吧......没别的事情我先挂电话了,这边挺忙的。”我只好勉强答应,虽然很不情愿,但毕竟自己掌管学校新闻这块大事,这点责任心,咱还是有的。

  “好,辛苦了。”招牌式的答复,机械式的对话很快就在电话那头“嘟~嘟~”的声音下结束了。

  听到对方挂掉电话后,我也愤愤地按下了结束通话的按键,嘴里蹦出了全球通用的口头语“FUCK!”唉,每天都在写着无关痛痒的校园新闻,把所有没有意义的事情夸上天,感觉自己宝贵的时间在被无情的摧残,自己受损的良知也在那一刻刻揭下滴血的伤疤。每当自己想摔下手中的笔时,总是及时收住了手:“唉,算了,可是为了什么呢?好吧,为了责任。对,为了责任。”就这样在一个个自问自答,自我安慰的状态中,过完了一个又一个“创作”的夜晚。

  我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发现还是下午2:00,感觉时间还早,新闻的事情可以熬夜解决嘛。为了期末考试,好好复习,还是去上自习好了。

  走进教学楼,大厅里传来阵阵凉风,很令人惬意,被汗水凝结在一起的刘海也渐渐舒展开来。这时,我习惯性的掏出硬币,用抛硬币来决定自己到底朝哪个方向的教室走。随着“叮”的一声,结果显示是人头,我知道自己今天的方向是右。于是,我不管周围人投来好奇、嘲笑、鄙夷的眼神,大步流星的朝右边的楼道走去,徒留一抹汗渍和背影的灰尘给那些个不懂我的人吧(我时常这么自我解释)。颇有“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的意味......

  可是,当我走遍前三层的所有教室后,才发现安静而又人少的自习室真的寥寥无几,要么是黑板上令人憎恶的大字“X时X分XX组织开会”,要么是一对对情侣在教室里卿卿我我,让人无法清静。我拖着疲惫的身子,感受着书包灌铅般的沉重,一步一步爬到了四楼,我最后的希望啊。当我发现一个个教室还是这般时,心一下比一下的凉了下来。就在我准备背叛那枚硬币向左走时,四楼最右边的“433”教室给了我一个惊喜,同时也给了我一段长长的故事......

  这个教室居然是空的,让我大感意外,或许是别的班级刚刚上完课吧,至少黑板上斑驳的字迹,教室里弥漫的汗水与香水混杂的味道是这么告诉我的。找到倒数第三排最左边靠窗的位置(以后那里成了我的专属座位)坐下后,拿出被书包“闷”得不行的书,便开始“啃”了起来。也对,期末时期的我,在被考试的逼迫下对知识的“渴望”是别人所无法感受的,而崭新的书早就想打开自己曼妙的身姿,来一展风采了。这就好比干柴遇到了烈火......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溜走,教室依旧静得出奇,书包里闹钟的滴答声,让我感觉到它和时间的步调真是如此的一致。“MyGod!”这一声惊呼又与教室里的气氛是那么不协调,可是手腕上的电子表告诉我,你现在能塞下鸡蛋的嘴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现在已经晚上8:30了。“我居然忘记了吃饭,我居然忘记了吃饭......”我在心里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毕竟在自己的职业生涯(指学习)14年中,这可是第一次因为学习而忘记吃饭。

  “糟糕!”我暗道不好,因为这时我想起来还有新闻工作没有完成,再想想学生会主席那张嘲讽脸和指导老师骇人的表情,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吱呀”一声,这时候门应声开了,然后一个小脚从门外踏了进来,白色的网球鞋,白色的袜子,白色的脚腕,白色的七分牛仔裤。接着是半个身子探过那道门槛,蓝色的T恤上,是盘起的头发,还有几缕调皮的飘下,落在她的耳鬓,当她整个人都走进教室时,也许是听到了后排的动静,侧过头,好奇的朝我这个方向看了看。这时,我才看清楚她的模样。白皙的脸庞上,一张樱桃小嘴托着微挺的鼻梁,鼻梁上挂着一双清澈的眼睛显得格外精致漂亮,她的美并不是妩媚动人、倾国倾城,而是那股清幽的气质所透出的淡淡忧伤,不食人间烟火。

  当发现我在打量她的时候,她很快的就低下了头,默默地走到教室的角落,拿起扫帚和簸箕,开始认真地打扫教室。我赶紧收回目光,仓惶的抖开手中的课本,漫不经心的看着那一行行变得乏味的文字。可是,耳边传来的轻轻的脚步声和扫帚摩擦地面的声音,让我实在没法沉下心来。我悄悄抬起头,时不时的绕过书本,看着那个清秀而又婉约的身影,翩然般来回走动,一身偏旧的衣服,丝毫无法阻挡她的魅力。只是她一直仔细的看着地面,生怕漏掉一点纸屑,再也没有正眼向我这个角落看来。

  我的节奏和计划已经被打乱了,此时也忘记了新闻任务,就索性拿起MP3,把耳机塞进耳朵,把音量调到最大,把自己锁在荒无人烟的世界,继续埋头苦读......

  那个晚上,我在自习室呆到了9:40,还是保安提醒我要锁教室了,我才回过神来,看到凌乱的教室已经变得干净整洁,空荡荡的只有日光灯与我陪伴,我赶紧收拾好书包,走出教室,走出教学楼。感受清凉的海风吹过脸颊留下湿润的感觉,这一刻,一种陌生的感觉突然若花一般绽放开来,解开沉寂许久的语言,让情愫的纸鸢飞得更远。

  我们的自习室:

  当东方第一道亮光撕破漆黑的夜幕,花园中鸟儿鸣亮的叫声透过窗台传进沉睡中人们的耳朵,我也告别了挥之不去的梦境回到了现实的世界。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感觉昨天真得没休息好,毕竟写新闻写到了两点,都怪小心(我的自称)不解红尘啊。

  漫不经心的走在上课的路上,环顾四周熟悉的一草一木,心想,看来今天不适合听课呀。在课堂上,想睡却不能睡,毕竟期末了,老师讲得都是所谓的“重点”。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耳边又响起了室友们调侃的声音:“心,打算去哪风流快活呀?”

  我拨开搭在我肩膀上的手臂,没好气的说:“哥自习去!”然后,加快自己的脚步,买好饭后,朝着昨天的教室直奔而去......

  我站在门外,看着“433”这个门牌,感觉有一丝亲切,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不知不觉就多了这么多感慨。推开门进去后,教室里面依旧空荡荡的,经过这一天上课的“洗礼”,教室又恢复了往常凌乱不堪的模样。我还是找到那个靠窗的座位,放下书包。为了发扬自己的良好品德,好吧,我承认或者说为了给那个女孩留下点好印象,我把那个专属我的座位收拾干净后,才安心的坐下。听了一会校园广播,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平静下来了,就摊开厚厚的书本,继续学习。又是在时钟的滴答声中到了8:30,那个女孩子又来到了这个教室,还是如出一辙的好奇瞥我一眼,然后继续低下头打扫教室。这次我有了准备,以至于自己没有像昨天那样出丑,装作不在意的继续读书。只是,我没有再带上耳机,时不时地留意着她的举动。当她在擦黑板的时候,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叹息:“天呢......”

  这时,我不由得抬头朝前方看去,如果不是我刻意去听,这细微的声音是根本无法被发觉的。只见那个纤瘦的身影,吃力的抬着胳膊,踮起脚尖,去努力的擦拭黑板最上方的字迹,额头上在日光灯下滴落的晶莹,让我的心被触动了。可是想想自己不能就贸然上去帮她,或许她是个坚强的女孩子,帮助她反而不好。就这样,我在矛盾中开始有些忐忑,默默地关注她擦掉黑板上最后的痕迹,让黑板变得不染纤尘。接着,她转身走出教室,让我也长出了口气。

  就在她走出去的两分钟后,旁边的教室就稀稀落落的响起塑料瓶子的撞击声。本来就没法安心学习的我,可谓是被点燃了的火药桶。我“噌”的一声站起身,准备到隔壁教室理论,去教育教育那些不懂礼节的家伙。当我气冲冲地打开门走出教室,一个单薄却温软的身子撞在我的怀里,接着就是“嘭嘭乓乓”的声音。出于本能的反应,我赶紧扶住身前这个大概1.65纤瘦的身影,原来是她!

  这时,她赶紧甩开我扶住她的手,满脸通红的低下头,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双手背在身后,怏怏地抱着歉意的微笑:“是我不对了。你看,瓶子都洒一地了。”我现在才注意到那散落一地的饮料瓶子,原来隔壁教室的声音就是这样传来的。什么,她在收集饮料瓶子!这一刻,我的大脑在飞速的旋转,心灵在巨大的颤动,我再低下头,看着她羞涩的表情和有些陈旧却很干净的衣服,大概明白了这一切。想想也是,兼职打扫教室,勤工俭学中,这一个月才能挣100块钱,如果家里困难的话,没了父母的支持,怎么够日常生活的消费呢?我的心里,一阵酸楚,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只能俯下身子,去把瓶子一个一个的捡了起来,放进黑色的口袋里。心里没有再想什么,只是安静、机械的去重复着同一个动作。这时,她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赶忙蹲下身子,跟我一起捡瓶子,等到所有瓶子都乖乖的回到那个黑色大口袋后,她一把夺过了那个口袋,然后闪着大眼睛跟我说了一句:“谢谢。”就逃也似的拎着口袋跑走了,只留下一阵带着淡淡香味的风。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起身,回到教室里的那个专属座位,拿起书,却在思付着在以后的日子里如何去帮助这个可爱、可敬而又美丽的女生。回味那些“对不起、谢谢”之类的话,她的声音果然跟我想象的一样好听......

  这一晚,我又是等她把教室都收拾干净后,才离开教室。走廊里的灯已经被熄灭了,变得黝黑。我想,以后就在这里自习吧,等她把教室打扫完我再走,不至于她一个人在黑洞洞的教学楼里感到害怕。

  第二天,我又推掉了室友们的“热情”邀请共进晚餐,在放学后,一个人来到了超市门口,买了一个很大的盆和一袋牛奶口味的棒棒糖,并在木匠店里买下了一个可以写字的牌子,就这样,大包小包的赶到了那个自习室,这期间的回头率可不是一般的高啊。由于本人是广播台记者站站长,掌握学校新闻的命脉,也勉强算半个校园风云人物吧,可见,这在熟悉我的人中引起了多么大的轰动......只是,这些都不是那么重要,因为在她的眼里,所谓的利禄只是浮云,打下的江山只是半世浮名罢了。

  我满头大汗地来到433教室,看到教室里已经零星的坐了几个在自习的同学,还好那个女孩没有到。于是,我基本上可以视其他人如无物了,不管那些投来的好奇的眼神,我就把书包扔在老座位上,开始忙活起来。

  我先把盆放到教室的垃圾桶旁边,并把木制牌子固定在墙上,上面写着:纸屑请丢在桶里,饮料瓶子请丢在盆里,谢谢合作。看了几眼,感觉还算满意后,我就去旁边的教室里搜罗饮料瓶子了,找了大概10个吧,就把它们一一擦干净放到了盆里,也顺便把黑板的上半部分擦干净,这样应该会让她感觉轻松一些了吧。我这一折腾就是半个钟头,其间的噪音可想而知,所以,在无形中我把在那个教室自习的其他同学全部“哄”走了......这时,我想到还有棒棒糖,那是我特意买的不同形状的,是有一定道理的呢。

  我拿出了一张纸条,在上面写下了影响我一生的一句话:“打扫卫生的女孩请收:至少见到你的时候,没发现你笑过,只有一种淡淡忧伤的感觉。棒棒糖,拥有不用的形状,却有着同样的甜味;我们,经历过不同的天气,却只拥有同一片天空。所以,生活中不同的情况是可以折射出同一种快乐的甜蜜。祝你天天开心。——心”

  接着,我把糖压在纸条上,轻轻地放在盛满饮料瓶子的盆里,才满意地回到自己的座位,摊开课本,静静地等待那个女孩的到来......

  快到8:30了,我数着时钟的滴答声,感觉时间现在过得好慢。“吱呀”,当开门的声音准时响起,我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声音。看到她刚迈入的半只脚时,我赶忙低下头去佯装看书,却翻着眼皮观察她的举动。有了两次的经历后,她好像已经习惯了我的存在,这次她的眼神没有停留在我的角落,而是一瞥后便转向了扫除工具的地方,当她发现这里的变化后,双手捂住了嘴巴,差点惊叫出声。然后,她悄悄地转过头,环视着这个教室,最后疑惑的目光再次落到了我的身上。而我则在那装傻,继续假装看书,当瞥到她投来的眼神时,我就茫然的抬起头,和她对视了一下后,故作无辜的样子继续“埋头苦读”。而她也没有深究的意思,继续审查这里的变化,希望找到一些线索。理所当然的,她看到了那袋棒棒糖和底下的纸条。她轻轻的拿起棒棒糖和纸条后,就认真的看了起来。眉头由先前的紧锁,开始慢慢舒展,最后是欣然的展颜一笑,只是在我看来,她好像在笑我是“傻瓜”,只是她还不知道心就是我。

  紧接着,她用纤细的手指,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支笔,在那张纸条上刷刷写了几笔后,又把糖压在了那张纸条上,放到了原来的位置。看到这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心沉了,有点痛,有点窒息的感觉。唉,看来并不是每个人都奢求你的帮助啊,心啊心,你是不是太自大了呢?是不是太过于相信自己了呢?而这种痛,又有些莫名,为什么会痛?扪心自问,你对她的感觉是什么,你喜欢她吗?如果不喜欢,那又为何会这样傻傻的付出?

  “我不知道,不知道......”我轻轻锤了锤自己的胸口,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我失败了,窒息的感觉让我真的很难受。于是,我起身走出了教室,打算去洗手间透口气。只是不知道这个举动让我出卖了自己......

  同一时间,教室里还在打扫卫生的她,突然露出与她气质不相符的狡黠笑容。她悄悄地放下扫帚和簸箕,快速走到了我的桌子旁边,打开书本的第一页后,她赫然发现,上面写着大大的几个字:“R测控082班心”。她像发现了新大陆般开心,快速翻回刚才的那页以保持现场原样后,蹦蹦跳跳地回到了前排,继续“一本正经”地扫着地......

  我平息了一会心情后,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发现并没有什么破绽后才返回教室,虽然心里已经不那么痛了,只是脚步却依旧那么沉重,希望她别因为这件事而更换教室,否则我真的会伤心很久。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着,显得那么艰难,好不容易等到她把教室打扫完毕,并背着白色的包包离开了。当我听到她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远时,便起身走到了那个盆的面前,拿起那张纸条,看到了两行隽秀的字:“谢谢你,心。我会好好努力,好好感受身边的快乐的。真的谢谢你,很久没这么开心了。——文”

  原来她叫文,我握着纸条的手在慢慢发抖,那一刻,我想了好多,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这样,直到保安来催促锁门的时候,我还在保持着那个傻傻的姿势......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美国自由信息网 - 生活频道(life.us0704.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US0704@qq.com 站长 QQ:1405715328 Powered by 美国自由信息网
  •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通知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